歡迎訪問濟南新聞網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國際新聞 民生新聞
時政新聞 經濟新聞
軍事新聞 體育新聞
部委信息 政壇人物
時事觀察 政策解讀
法治生活 法律法規
安全生產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產業
中華情緣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查詢系統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法律法規 >

2億元無蹤影女副市長一舉損失國家2500萬

時間: 2019-07-15 21:15 作者:314127396 來源:未知 點擊:

武神羅永松,男,生于1972年,中國民主建國會會員,海口五岳騰飛超市公司董事長,海口市人。因我的房產被人惦記,多年以來經常遭到黑惡勢力的跟蹤,小汽車追撞和持刀追殺,為了防身自衛,苦練少林絕技,最后我的功夫作品登上中央三臺展播,媒體和一些習武愛好者稱為"武神",是十幾家中央媒體八篇系列報道《武神羅永松人生傳奇》的新聞人物。

 

 

自張家慧夫妻的系列新聞報道以來,我詳細看完每一篇相關文章,發現報道劉遠生當司法掮客,在法院運作的方法,跟我在海口中院和海南高院的官司遭遇的惰況一摸一樣。于是,我開始進行了一些調查,驚奇的發現,劉遠生重要的合作伙伴肖洪有,跟我案件中兩被告,海口市龍華區政府和龍華區征收局的代理人律師楊勇,都是海南經和緯律師事務所一個團隊的律師。從2015年海南大川房地產公司投資老板云霞讓龍華區政府時任區長符革出面,以區政府的名義發出《征收決定》談判開始,到后來起訴龍華區政府和區征收局,都是楊勇律師代表區政府商談價格和出面代理行政訴訟,他是全程跟蹤的關鍵性人物。現在,我也將遭遇的情況和重要線索交給張家慧聯合調查組。

 

 

         2011年海南鴻威公司(原名海南青龍船務公司)多次起訴海口市房產局,要求撤銷我〈第三人羅永松)的房產證,海口市龍華區法院和海口中院,經過一審,二審和再審,法院查明,鴻威公司的房產被龍華法院和解執行給海南海景溫泉公司,溫泉公司因欠羅永松的債務,把有房產證和其他自建部分及土地,通過《房屋抵債合同》約定一并轉讓給羅永松,并于2007年辦理了產權證,一直實際占有使用至今。因此,法院認定鴻威公司不再是涉案房產的所有權人,沒有原告的主體起訴資格駁回,該案在2014年就已經發生法律效力,也徹底走完法律程序。

 

 

2016年,我的房產被海口市龍華區執法局違法強拆,我也到龍華區法院起訴該局強拆違法已立案審理。2017年荒唐的事情發生了,聽說鴻威公司在司法掮客的幫助下,拿著一份注銷的房產證復印件進行虛假訴訟,到沒有管轄權的海口市中院起訴,要求政府賠償強拆款,奇怪的是海口中院竟然立案受理了。之后,海口中院一審以發生法律效力的生效判決為依據,認定鴻威公司跟涉案房產沒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沒有起訴的原告主體資格,駁回原告的起訴,該裁定跟原來的生效裁定書的認定是相同的,是正確的認定和處理。

 

 

案件上訴到海南高院,開庭詢問時主審法官魏文豪還對鴻威公司的代理人說明,你公司既沒有產權證,又沒有證據證明是你所有和所建,而羅永松有產權證和生效的民事判決書證明都是他的,那你公司還有什么好說的呢。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撤銷了一審理的正確裁定書,反而認定鴻威公司有起訴的原告主體資格,并發回海口中院繼續審理。他自己庭審時都公開說明鴻威公司沒有證據,怎么會突然作出相反的裁定呢,這不是自相矛盾嗎?更何況,最高法的指導性案例明確規定,人民法院不得作出跟生效判決書相沖突的認定和處理,魏文豪法官庭審時說的,跟判決書的結果竟然是相反的,說明背后肯定有他上面的領導干涉。后來看了關于張家慧夫妻的發家史才知道,這已經是他們充當司法掮客的老套路了,即把沒有管轄的案件讓找她的當事人想辦法弄到海南高院審理,進入她的勢力范圍之內,她好運作判決認定和結果。              

 

 

2017年龍華區政府公開向我發函要我配合政府修市政道路時,我曾經拿產權證和龍華區政府的函,還有政府部分強修道路的現場照片,到海口市中院提起訴訟,立案庭法官唐文竟然裁定不予受理(鴻威公司拿注銷的產證復印件反而受理立案)駁回,我上訴到海南省高院后,也是魏文豪和葉珊茹為合議庭裁定維持原判。后來我查出,葉珊茹的丈夫陳其是海南瑞來律師事務所的主任,龍華區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正是該所的律師廖波。另外查出,葉珊茹正好又是張家慧從洋浦法院開始到海南高院多年的心腹部下,難怪每個司法程序都離不開張家慧的影子呢? 

 

 

《中國網》報道《武神羅永松傳奇之五》中寫到的,羅永松有房產證的房產因海南大川公司投資老板云霞,利用(政府會議紀要顯示海口市副市長任清華,龍華區時任區長符革,副區長梁懸等官員)政府名義征收,被海口市政府行政復決定認定《征收決定》違法后,他們又違反中央禁令,讓龍華區城市執法局強拆了我有證房產和歷史自建部分。他們為了不賠償,又故技重演到龍華公安分局以偽造公章立案,事實上,法院判決書在此之前早已認定不是偽造公章(羅永松也向公安機關提交了生效判決書和司法鑒定書等證據),刑事立案從2014年查到現在都五年了,辦案民警都換了三批,說我只是協助調查的證人,并非犯罪嫌疑人,但龍華區法院張琳琳法官,竟然還以此為由裁定中止我案審理,至今案件都沒有判決,導致我沒有賠償到一分錢國家賠償款。

 

 

2017年我起訴海口市政府辦土地證違法,要求撤銷大川公司土地證一案中,市政府提交的《土地出讓合同》等證據中發現重大違法線索, 大川公司在2009年就置換了海口金龍路的兩塊土地,并辦理土地證到大川公司名下,2009年跟海口市國土局的《土地出讓合同》中明確約定,兩年內必須動工建設,否則國家無償收回土地。但事實是,該公司的《逸龍廣場》項目到2013年才規劃報建,到2019年6月都沒有完工,明顯超過兩年約定不動工政府無償回收的期限和條件。根據海口市國貿金龍路現在的土地價計算,至少每畝80O多萬元以上,要回收的土地有二十二畝多,土地資產價值近2億元。按法律規定,這塊土地政府應當無償回收,是2億元的國有資產了。但是,在我的案件審理中,并沒有收到市政府關于大川公司重新拍買這塊土地的招標書,拍買競標成功的相關證據。那么,到底是誰讓土地又回到了大川公司重新開發,是誰讓大川公司挖走了這2億元的國有資產呢?

 

 

2015年龍華區作出征收我房產土地的《征收決定》,我到海口市政府申請行政復議,龍華區政府代理律師楊勇提交了海口市會議紀要和龍華區的會議文件中又發現一些新線索。我怡和花園小區道路的修建和我房產土地的征收,龍華區海龍府報[2015]76號由時任區長符革簽發的文件中顯示,大川公司在2013年辦理規劃報建時承諾由該公司負責,2500萬的費用也由大川公司代付。海口市政府[2015]160號任清華副市長主持的專題會議紀要,也是請大川公司按照2013年規劃報建時該公司的《承諾書》之約定,履行解決怡和花園小區居民出行的承諾,提供永久性的公共通道。也就是說,兩份政府文件都是確定由大川公司向政府承諾花2500萬來征收我房產土地和修建道路的。但是,最后由副市長任清華主持的[2015]231號會議紀要,竟然決定由海口市政府出資修建市政道路給怡和花園小區通行。

 

 

海口市政府行政首長暫行條例和工作條例明確規定,市政府的市政道路項目都要通過市政府常務會議決定,要通過政府規劃,社會聽證,審計局審核,財政局預算等程序,并非一個副市長的權限,更何況,這個項目本來就是私營地產企業大川公司該付的費用,大川公司由兩塊土地整合成一塊,由住宅區變成了商業廣場,價值上升數倍,發財的是大川公司,還要政府來出2500萬元,這不是明顯的假公濟私,濫用職權損失國家資金嗎?一個法律專業出身的副市長,難道這樣明顯的道理都不知道嗎?難道這背后沒有什么巨大的利益鏈嗎?

 

 

我開了二十年的私營(民營)公司,也跟政府很多部門經常打交道,像私營企業能讓政府做出會議紀要辦事的事情是非常罕見的,一般情況是國有企業屬國有資產,他們的重大事件都由政府管理和處理,有分管的副市長和上級領導,會議紀要是政府內部的工作安排和決定,對內才產生效力。因此,從上面的會議紀要可以看出,大川公司不僅可以動用政府領導為他們辦事,他們公司員工的名字云昌愛和王志雄,都能大搖大擺的記錄到會議紀要上面,完全把政府當成了私營公司的家,真是呼風喚雨呀!難怪一個副市長,一開口就讓政府出資2500萬元,真是一個為私企諜福利的好市長。問題事,我也是私企民企,我不但享受不到他們的待遇,連自己合法財產都敢被強拆掉,從來沒有讓我這個當事人參加過會議紀要,連一次副市長見面機會都沒有,一個典型的官老爺架式。為什么同樣是私企民企反差如此大呢?唯一能解釋的是,他們之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們聯合起來侵占國有資產,強占我私有財產,真是吃了肉還不想吐骨頭呢。

 

 

我們通過以上證據和事實進邏輯分析,我有合理的理由懷疑張家慧夫妻充當大川公司的司法掮客(或者隱身大股東),利用合作伙伴肖洪有的律師團隊律師楊勇進行具體操作,利用鴻威公司故意進行虛假訴訟拖延時間,利用官員以征收和強拆的名義強占我的房產土地,為大川公司房地逸龍廣場項目服務,達到侵占國有資產2億元和強占我私有財產為目的集團作戰模式。我把多年以來的真實遭遇和線索提交給聯合調查組,請求調查組查明事實作出處理,為我主持公道,盡快督促龍華區法院恢復案件審理確認強拆違法,讓龍華區城市執法局給我合理的國家賠償,免得我經常向中央相關部門反映,引起新聞媒體的長期關注和報道。

轉載地址:http://dongfangxinxun.website6534.yizhanwei.com/news_detail.php?id=1823556

 

(責任編輯:濟南新聞網)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機構介紹 | 報社動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查詢系統
Copyright©2014 http://www.cositasmia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濟南新聞網 企業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為你服務 QQ:407263902為你服務
在线买彩票 南宁市 | 马鞍山市 | 嘉祥县 | 类乌齐县 | 丽水市 | 杭州市 | 灵石县 | 长治市 | 离岛区 | 马龙县 | 竹山县 | 左贡县 | 中牟县 | 永平县 | 西丰县 | 璧山县 | 英吉沙县 | 仲巴县 | 瓦房店市 | 台湾省 | 荃湾区 | 定结县 | 松潘县 | 鄂州市 | 南通市 | 晋州市 | 抚远县 | 宁城县 | 麻江县 | 绵竹市 | 阿拉善盟 | 昆山市 | 高州市 | 平乡县 | 孝感市 | 松潘县 | 宜良县 | 剑川县 | 平南县 | 嘉峪关市 | 阜宁县 | 额尔古纳市 | 乐至县 | 长葛市 | 平安县 | 黑龙江省 | 宾川县 | 砚山县 | 通榆县 | 米林县 | 博野县 | 长沙县 | 崇义县 | 景德镇市 | 奈曼旗 | 宁晋县 | 玛纳斯县 | 余江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龙江县 | 思茅市 | 松溪县 | 乌拉特后旗 | 巴彦淖尔市 | 含山县 | 武功县 | 如皋市 | 新邵县 | 兴海县 | 兴仁县 | 玉屏 | 会昌县 | 余干县 | 逊克县 | 玛纳斯县 | 桂东县 | 庆元县 | 礼泉县 | 福州市 | 思茅市 | 湖口县 | 忻城县 | 交城县 | 夏津县 | 陆河县 | 丁青县 | 于田县 | 镇宁 | 南城县 | 乐平市 | 呼伦贝尔市 | 额济纳旗 | 丰都县 | 恩施市 | 闵行区 | 金川县 | 商都县 | 陆川县 | 裕民县 | 东宁县 | 三明市 | 文登市 | 凌云县 | 中方县 | 临沂市 | 金坛市 | 盖州市 | 涡阳县 | 峨山 | 景德镇市 | 康保县 | 张家界市 | 忻州市 | 南丹县 | 西城区 | 仁怀市 | 怀柔区 | 濮阳市 | 武功县 | 互助 | 双峰县 | 秦安县 | 平遥县 | 桃园市 | 奎屯市 | 东安县 | 东莞市 | 庐江县 | 阿图什市 | 青田县 | 乳源 | 彰武县 | 耒阳市 | 合作市 | 东宁县 | 修武县 | 尼木县 | 任丘市 | 玛纳斯县 | 绥化市 | 沁阳市 | 北碚区 | 简阳市 | 什邡市 | 资溪县 | 莫力 | 平阳县 | 凤山市 | 新安县 | 应用必备 | 乐昌市 | 繁峙县 | 肇州县 | 开封市 | 宜宾市 | 额尔古纳市 | 上杭县 | 漠河县 | 汤原县 | 集安市 | 孙吴县 | 乐亭县 | 中超 | 比如县 | 潜江市 | 教育 | 莆田市 | 舟曲县 | 丹东市 | 区。 | 克拉玛依市 | 安阳市 | 广汉市 | 灵川县 | 施甸县 | 岑巩县 | 长沙县 | 通许县 | 荥阳市 | 嫩江县 | 达日县 | 长岛县 | 深泽县 | 齐河县 | 达州市 | 广宗县 | 五指山市 | 长垣县 | 桑植县 | 贺州市 | 腾冲县 | 托克逊县 | 祁连县 | 山阳县 | 洛隆县 | 盐亭县 | 全南县 | 温泉县 | 华坪县 | 巴东县 | 邮箱 | 郎溪县 | 芷江 | 图们市 | 梁平县 | 乌鲁木齐市 | 深圳市 | 息烽县 | 永仁县 | 丹巴县 | 大足县 | 普格县 | 资阳市 | 绵阳市 | 淮滨县 | 临江市 | 永宁县 | 济源市 | 黎城县 | 攀枝花市 | 江阴市 | 惠东县 | 迁安市 | 高唐县 | 英山县 | 临武县 | 南宁市 | 西林县 | 遂宁市 | 双流县 | 三亚市 | 南充市 | 栾川县 | 云和县 | 通榆县 | 西乌 | 临邑县 | 高雄县 | 宾阳县 | 襄汾县 | 商水县 | 瓮安县 | 太仆寺旗 | 萍乡市 | 彝良县 | 荃湾区 | 孝义市 | 吉木萨尔县 | 旅游 | 定安县 | 布尔津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