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v8nc9"><pre id="v8nc9"></pre></tbody>

      <th id="v8nc9"></th>

    2. <th id="v8nc9"><pre id="v8nc9"></pre></th>

    3. 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孟子·离娄章句下》

      湘一芙蓉中学官方微信平台

      首页 > 历史图片

      1942-河南

      作者:李钢志文章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12年12月10日点击:2916次

          白修德,(19151986)本名叫西奥多·H·怀特(Theodore White),1915年出生,美国人。白修德是他的中文名字。他是美国著名汉学家费正清在哈佛大学的第一位弟子。他本来想研究中国历史,但费正清认为他身上具有与斯诺相同的记者素质,便建议他做记者。于是,带着费正清的推荐信,白修德于1939年走进重庆,开始了他的新闻职业生涯。他在抗日战争时长期任美国《时代》周刊驻重庆记者,采写了大量关于中国战场的报道,后来还访问延安,并写出影响巨大的名著《中国的惊雷》。凭着美国记者的特殊身份,白修德通过了国民党有关机构的审批,获得了去河南灾区采访的许可。虽然已经有所耳闻,但亲眼所见的灾区情形还是让白修德深受震动。在河南灾区,路旁、田野中一具具尸体随处可见,到处都是野狗在啃咬死尸。白修德拍下了多幅野狗从沙土堆中扒出尸体来啃的照片。在当地传教士的陪同下,他走访了许多村庄,访问了许多灾民。从灾民的口中,白修德了解到,残酷的灾难已经彻底摧毁了人伦道德。吃人之事毫不奇怪,问题只在于是吃死人还是吃活人。不少灾民所声辩的是:自己只吃死尸,没有吃过活人。一个父亲被控把自己的两个孩子杀掉吃了,这位父亲辩解说是在孩子死后才吃的。还有一个农民被控杀掉别人送给他的八岁儿童,因为在他家屋旁的大坛子里发现了小孩的骨头。这位农民也辩白说是小孩死掉后才吃的。白修德写道:“我们在这个村子里只待了两个小时,无法判断是非曲直,任何人都可能说谎,所以我们又继续策马前进。”白修德每天都与农民和低级官员交谈,以了解更多的情况。他发现,军队征收的军粮往往高于全年的收成,农民还要向地方政府官员纳税。而国民党政府的贪污腐败又比比皆是:军官和当地官吏借收税之际“搭便车”收费,这多出的部分就成了他们薪水之外的补贴。在税款分配之后,高级军官会把多收来的粮食拿到市场上出售,得款中饱私囊。还有一些人借灾荒之际囤积居奇,把粮食价格“炒高”,大发国难财。白修德还写到这样一个细节:“有一天晚上,当我们住在一个军司令部的时候,一群中年人来访问我们,说他们代表着当地社会。他们起草了一个报告书,希望我们带到重庆去。他们给了我们两份。这报告书说,全县十五万人中,十一万人已什么吃的都没了,垂死的人每天约有七百,死掉的人每天也有七百左右。自从饥荒开始以来,政府发放的救济品为麸皮一万斤。我们和这群人的领袖谈了一下。他有地吗?是的,二十亩。他收获多少谷物呢?每亩十五斤。抽税要抽多少?每亩十三斤。这时,一直在旁听他们谈话的指挥官勃然大怒,这位指挥官级别不低,是位将军。他把那个农民叫到一旁训斥一番,然后这位农民回到白修德旁边,改口说刚才说错了,税不过每亩五斤。

      1354817047852_322.jpg1354975125473.jpg1354975162406.jpg1354975180870.jpg1354975305707.jpg1354975527021.jpg1354975605529.jpg1354975613533.jpg1354975660331.jpg1354975687934.jpg1354975726996.jpg1354975865610.jpg1354975946509.jpg1354976072371.jpg1354976098830.jpg1354976138553.jpg1354976307547.jpg1354976463962.jpg1354976488835.jpg1354976689750.jpg1354976797190.jpg1354976811305.jpg1354976816662.jpg1354976920952.jpg1354977082971.jpg1354977132386.jpg1355051880927.jpg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历代疆域

      五分彩开奖号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